致无涯岁月里的爱与梦

致无涯岁月里的爱与梦

夏日尽了,是秋风2003年.8月(一)[更新时间]2018-10-2220:48:32[字数]2848安媛挤进酒吧后面小小的隔间,使劲拧干刚刚淋雨回来湿透透的衣服。

季西就是在这时突然拉开隔间的帘子,安媛连忙慌乱地蹲在地上。 “干嘛?不会叫一声啊!”“你这不穿着衣服吗”季西理直气壮,一把将她从地上捞上来,丢给她一张厚毛巾,嫌弃:“你不会又去发传单了吧!”裹上毛巾,安媛才感受湿衣服贴上皮肤的寒冷,她牙齿碰牙齿:“要你管,我高兴。

”“大小姐,拜托了!以后出去能不能记得带把伞啊!就算,就算是为了我咯。 ”安媛坐在小隔间的床上,瑟瑟发抖:“伞,你…你买给我呀!”季西见不得她这样,转身背着她找干衣服“靠!你就那么穷,一把伞都买不起。 ”“对啊!这不是就来投靠我西哥,西哥罩我啊!”安媛不忘开玩笑。

季西转身,又丢给她干净的衣服,停止她的不正经。

“我罩我罩,大小姐快去洗吧!”“得嘞,小的听命。

”看着安媛进入洗手间,季西转身退出隔间,默默拉上帘子,这才接起刚刚一直在裤兜里震动的小灵通,第一句话便是:“她淋雨了。

”这句话,与对面的“她怎么样?”完美重合,但他们都已经听清对方的话。

一阵沉默,那边的人依旧说:“替我照顾好她。

”握着手机,季西很想大声骂过去“谁是她哥谁他妈的去照顾她”,可他还是忍住了,只是重复说:“我不会照顾人。

”“今天,妈妈过来找她…”就知道会是这样,季西无法控制的想到,愤怒火焰似乎要将他撕裂,他闭上眼睛努力压抑怒火,脑海却偏偏浮现安媛苍白的面孔。

真的控制不住了,“你们,都是混蛋!”他最终骂了出去。 挂掉电话。

重新放进裤兜的小灵通,再一次不安分的震动。 季西下意识地抬头看钟——二十点半。

串低头拿出手机,果然,屏幕上什么备注都没有,只是那再熟悉不过的数字。

从1998年到2003年,从BB机到小灵通,不变的时间——晚上八点半,不变的拨打者,以及不变的接听者,最后不变的拒绝接通。

时间终于安静了,季西盯着手机,突然得出一个结论:顾冬,你也是个混蛋。

晚上十点,季西还不见安媛从里面出来,便熟练地叫来小绿,递给她一串钥匙。

小绿接过钥匙,心领神会,但还忍不住打趣:“西哥,女孩可不是这么留的?”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”季西无所谓,这种毫无意义的调侃他早已习以为常。

——因为,那里面睡的是安媛。 小隔间本是装杂物的,被离家出走的安媛收拾整理成了她的小小家。 后来季西又在里面安了一个卫生间,只是那里的门一直是坏的。 记不住有多少次,喝醉的客人糊里糊涂地闯进那个神秘的空间,然后把里面弄得乱七八糟吐得臭气熏天。

不过,幸运,那些时候安媛都不在里面。

可是季西,曾是那个不幸运的闯入者。

醉酒的他凌晨五点,送走最后一批客人,迈着踉跄的步子推开那脆弱的房门,迎面直直的倒在床上,将熟睡的安媛压在臂膀下。 不过,还好季西醉得不省人事,还好安媛醒来移开了他的臂膀,还好他们两都秋毫不犯,只是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整个上午。

季西醒来时,看见身旁的安媛,吓到跌下床。 安媛却揉着乱蓬蓬的头发,趴在床上望着床底下的季西,没心没肺地咯咯直笑。 他难堪地夺门而出。 从那时一直到后来的一个月,季西都在躲安媛当时的男朋友。 也是从那时起,季西开始修门。

他为那个门装了一把锁,每当安媛睡在里面,他就会在外面锁住门。

安媛当然不同意,她说自己的自由被他锁起来了。

季西说她放屁,可嘴上这么说,季西也知道这种做法的荒唐。

他是真的不会照顾人,可只有这种方法才能保她安全。

季西不敢想,如果,那天凌晨闯进的不是自己,而是别人…如果那样,安夏一定会把他活埋。 还有…那家伙,肯定会像现在的自己对他一样,不原谅不理睬。

至于安媛,季西是真的拿她没办法。

那次醉酒事后,安媛不知道从哪里又倒腾出一张小床,拖进小隔间,装上帘子,说这就是他以后睡觉的地方。 季西看到心慌,连忙逃走。

自从逃出安家,季西就很少睡床,似乎那是一个奢侈。

开了酒吧,累了就趴在吧台上,困了就睡沙发。

所以可以解释,那天他倒在床上,一沾枕头就睡着了,什么事都没做。

那份久违的柔软与温暖,给了季西前所未有的心安与宁静。 只是这些东西从来都不属于他。

也是因为这件事,新谈的男朋友与安媛分手了。

还是同样的原因:你喜欢他还是喜欢我。

他是季西。 安媛还是同样的不挽留:我不喜欢你。 所以他们分手了。 季西不想背这黑锅,连忙撇清:“我和你真没关系。 ”“我只有你。 ”这是安媛的原话。 这句话五年来,她说了很多,只要她一说这句话,季西就拿她没办法,季西就要投降。 她只有他。 最疼她的奶奶早就走了,最爱她的爸爸被她屏蔽了,最宠她的哥哥她总是躲着,最懂她的顾冬消失不见了,还有她最喜欢的叶南,远到她够不着。

只有他无所事事,混混沌沌,还陪在她的身边。 所以也就认命了。 这么多年,季西身边什么女人都有,就是没有女朋友。

因为他做不到,像安媛一样,对分手无所谓无所感。 后来安媛伏在季西耳边说:“你比我的男朋友好,我们是一辈子的‘情人’。 ”“是亲人啦!”季西纠正她,安媛吐舌头坏笑。

没办法,摇摇头,季西想,她还是原来的“秋秋”八月大雨,季西给安媛又买了一把伞。

最近几天,安媛都没有来酒吧。 季西担心,倒也松了一口气。

因为安夏的电话没有打过来,想着她可能回家了吧!毕竟安媛的生日在八月。 反倒酒吧里的其他人,经常问季西:“西哥,你女朋友呢”季西懒得回答,反正他这个人有没有女朋友都是一个样——女人缘不会差。

“你是我见过的最帅的吧台老板。

”安媛没来的一个星期,这个在吧台日日买醉日日夸他帅的女生,倒是不多不少来了一个星期。

“小妹妹,你喝醉了!”季西对于这种赞美早已免疫,反而更担心眼前这个看起来还没有成年的小女孩。 “我才不是小妹妹呢!”“好,你是小秋豆。 ”季西顺着她,随口一说。

却不知那女孩抱着酒瓶,突然呆住,傻傻地望向他。 本来埋头擦瓶子,抬头冷不丁撞见女孩直勾勾的目光,季西吓了一跳,“怎么叫你小秋豆不高兴啊!”“不是,”女孩大舌头,重重地摇头:“我哥也叫我小秋豆。

”“呵!天底下也会有这样的哥哥,妹妹不叫,叫小秋豆。

”季西调侃。 “你为什么叫我小秋豆?”季西放下擦干净的瓶子,双手成大字撑在吧台上,认真的说:“知道豆蔻年华吗?所以,你们这年龄的都是‘豆子’。 ”“为什么是秋豆”季西像似被别人重重地敲了一记榔头,“为什么是秋豆?”这个答案,除了他,这世上还有另一个人清楚。

而那个人…“我哥从不叫我妹妹,也不叫我名字,只叫我小秋豆,我说我长大了,然后他就叫我秋豆,我说我不喜欢这名字,他就叫我秋秋…你觉得,是秋豆好听,还是秋秋好听呢?”女孩自顾自的说,完全不理会季西变得铁青的脸。 “别说了!你哥就是个坏蛋。

”季西条件反射看向墙上的钟表——19:30,还有一个小时。

回头,季西便想抢走女孩手中的酒瓶“未成年不能喝酒,”却没想到是——女孩紧紧地抱着,不肯松懈。 “你干嘛?”季西恼羞成怒。 “你说的对,我哥就是个坏蛋,他还说女生不能哭,哭也不能流眼泪。

”眼前,这谨记哥哥话的女孩,憋红了脸蛋,紧闭双眼,但眼泪还是源源不断地从眼角流出。

一点都不像,季西想,你学的一点都不像。

可是,为什么,会让我想起五年前的“秋秋”。

最后,季西抹干女孩脸上的泪:“以后不要来了…也不要听你哥的话。 ”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物业管理常识培训课件之物业管理基础知识ppt下载 感情是什么东西说说

{主关键词}
支援于就业机构的自吹自擂语—经典用语应允全

{主关键词}
微信晚安正能量斗争露圈短句 2019布满正能量的晚披肝沥胆语

{主关键词}
这所“国字号”部属高校招生 毕业包分配中国消防救援学院招生简章

{主关键词}
假定我是一口警钟周记作文

{主关键词}
冰雪和海岛成中国游客春节出境游热点

{主关键词}
天水市社区体育保健活动情况探究,体育保健学论文

{主关键词}
电视剧限酬令发布:演员总片酬不超过总成本40%

{主关键词}
《我的絕色美男判然酌量》

{主关键词}
习近平:《福州古厝》序

{主关键词}
免疫治疗加放射治疗,为癌症患者带来更多获益

{主关键词}
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发生爆炸 已导致至少70人死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