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无涯岁月里的爱与梦

致无涯岁月里的爱与梦

夏日尽了,是秋风1997年.12月(一)[更新时间]2018-10-2220:51:00[字数]2793顾冬又分手了,原因是快过年了,他忙得顾不上那女孩子。

这个理由再一次刷新安夏和叶南对谈恋爱的认识,也让他们对“顾冬是个渣男”坚信不疑。

安媛当然是很开心啦,因为这样她与顾冬鬼混,就可以光明正大了。

季西当然也高兴啦,因为他又可以肆无忌惮地骑着顾冬的自行车,载着姑娘满大街的跑。

可那时,他们还在学校,离真正的狂欢还有一点距离。

所以,最沉稳的叶南说:“你提前分手,为春节做好准备,这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点。 ”“分个手而已,有什么代价。 ”顾冬说着,从叶南的饭盒里夹走一个红烧肉。 “呵!对你来说,分手就像别人从你的碗里夹走一个红烧肉,一样不咸不淡。

”叶南望着对面咬着红烧肉的顾冬,不咸不淡说的像白开水一样。

顾冬没有理会,反而是季西刚刚伸过来的筷子又缩了回去。 叶南哭笑不得,他可真不是为自己的红烧肉才说出这样的话。 “你说的不对,”安夏看出尴尬,搭上叶南的肩膀:“分手对阿冬来说,是他从自己的碗里丢掉一个红烧肉,一样不慌不乱。 ”“精辟!”顾冬满嘴油光,举着筷子赞赏。

叶南低头笑,从碗里夹起一个红烧肉放进季西的碗里,“看来我妈妈的红烧肉对你们吸引力一点都不减啊!”“那是,你妈妈的红烧肉那是顶尖的好。

”季西埋头扒饭,还不忘献上自己的赞赏。 叶南也低头吃了几口,突然感觉事情不对。

抬头,看向身旁的安夏小声的问:“你妹呢?”经叶南的提醒,安夏也发现安媛还没出现,按以前安媛早已坐在叶南的身边了。

“喂!我妹呢?”安夏冲对面两个狼吞虎咽的男生叫道。

“不知道。

”季西含着饭,混糊回答。 “都看着我干嘛?”顾冬刚从饭香中抬起头,就看见三双眼睛齐齐地盯着他。

“我不知道,你就一定知道。 ”季西依然含着饭,一脸认真。

“你闭嘴。 ”顾冬不耐烦。 “你一定知道,我妹在哪?”安夏拿着筷子,敲打顾冬的饭碗。

“哎呀!”顾冬戳开安夏的筷子,急忙道:“奶奶说,用筷子敲饭碗特别不好。

”顾冬口里的奶奶,是安夏的亲奶奶,可是他却从来不知道这个民俗。

怯怯地,安夏收回筷子。

顾冬看着,才缓缓开口:“你妹也是个自由人,我怎么会时时刻刻知道她的行踪,再说了,最近她越来越古怪,我是真不知道。 ”顾冬这话说了就和没说一样,季西觉得没意思,继续吃饭。 安夏却从上一句就开始心不在焉,默默地将饱满的米饭,戳出无数个小洞。 只有叶南,“算了,快吃吧!午休快开始了。

”说完,抬手轻轻地按上安夏的脖颈。

安夏这才回过神,向叶南温和的笑。 那时,他们上的学是全托的高中。

吃饭只有三十分钟,吃完便是午休。 安夏与叶南都是尖子班的,吃饭比普通班少五分钟,所以他两每次吃饭都急急忙忙。

而这次安夏却只花十分钟吃完饭,并且没有等叶南就走了。 叶南见了,也不管剩菜剩饭,连忙收拾碗筷,追上去。 不料半路又返回,捉住顾冬的筷子,撂下一句“不要再提那件事”,就跑得不见踪影。 顾冬吓一跳,不知所云,“他说了什么”“奶奶,”季西平静的说。 安夏有个奶奶,可奶奶没有这个“孙子”;顾冬和季西没有奶奶,可奶奶只有他们这两个“孙子”。 这三个人,因为奶奶而变得可笑又可悲。 顾冬回头,看向季西,“你知道奶奶还说什么吗?嘴里包满饭的时候,说话是很不礼貌的。

”季西白眼,“就你懂。

”对,就我懂。

顾冬想,因为奶奶是我的奶奶。

下午第三节课,是全校大扫除。 叶南本想约着安夏去图书馆自习,却在转眼的功夫,那小子就跑不见了。

无奈。 叶南于是趁着闲时,去五楼的高二文科六班——还书“真不好意思,上次借的书,现在才还。 ”叶南摸着后脑勺傻笑。

“没关系。

”眼前这个女孩,是文科生的“二郎神”——第一永远在换,第二永远是周梓涵。

周梓涵虽然成绩好,但长得却不是一副学霸的样——而是相当的好看——浓眉大眼,高鼻小嘴,黑发凝肤,细腰环臀。 和叶南站在一起,那简直就是西红柿配鸡蛋、巧克力配牛奶、狄仁杰配元芳、牛顿配苹果的完美组合。 所以只要他们两人站在一起,在哪都是同学们关注的对象。 叶南受不了这样炙热的目光,尴尬了几秒,最后说:“下次再聚,走了。

”“等一下!”周梓涵急忙叫了一声。 立刻,叶南感觉这附近所有同学的眼睛都固定在,他被梓涵拉住衣袖的左手上。 千钧一发之际,叶南什么也没想,反手抓住梓涵的手腕,带离现场。 “你没女朋友,迎新舞会怎么办?”12月,天气寒冷,季西穿着臃肿的棉袄,在地瓜的香甜的热气里打喷嚏。 “大爷,三个地瓜。 ”顾冬满脸笑脸递上钱,回头,黑脸看向季西。

“喂!你说啊!啊切。

”季西抹鼻涕。

“你恶不恶心,”顾冬嫌弃“你才恶心,”季西白眼。

“你三个地瓜。

”大爷递上地瓜,季西眼疾手快,抓走一个连忙逃开。 “诶!你还我地瓜。

”顾冬不甘示弱,张牙舞爪地扑上去,很顺利地夺走已经被季西咬了一口的地瓜。

“你不给我吃给谁吃啊!况且我还咬了呢。

”季西捂着嘴,哈着热气。 顾冬捧着热乎乎的地瓜,满是孤疑:“就你嘴快,刚出锅的地瓜怎么没烫死你啊!”“别扯没用的,我都咬了,你还想给谁吃”“我给…”顾冬看向远处,迷离的目光一下被定焦,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。 “我给女神吃。 ”说完,连忙跑开。

“二憨!”外号是安媛和顾冬一起取的,周梓涵回头,果然是熟悉的人。 “干嘛?”顾冬跑近,周梓涵就看见他怀里的地瓜,“想请我吃地瓜啊”“我咬过了。 ”季西很不留情面地插嘴,周梓涵刚想吃个地瓜排除坏心情的想法,一下子被掐灭了。

“这两个没被咬,你吃这两个吧!”顾冬仍不放弃,周梓涵看着一旁怄气的季西,笑笑,连忙拒绝,“真不要,你们吃吧!”说时迟那时快,季西迅速从许冬怀里拿走那已经被咬过的地瓜,飞快地啃起来。

“我说,你…”顾冬气急。 季西不理不顾,反倒问梓涵:“你今天见过安媛吗?”从中午,季西就看出来顾冬的心不在焉,毕竟他俩一整天都没见到安媛了,他知道顾冬的焦急,当然他也有他的担心。

靠近周梓涵的顾冬,唯一的目的可能就是安媛了。

相处了这么多年,练就他这个兄弟一抬眼,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的本事,这些个心思,季西当然看得一清二楚。 “我上午见过她。

”语气有点冷,态度有点硬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周梓涵心情不好——并且这一大半的原因很可能来自安媛。 季西偷偷看向顾冬,似乎说:诶!兄弟,你想问的我都帮你问了,这事你解决。

顾冬了然,立马装上笑脸:“二憨心情不好啊!”“没有。 ”“我看有。 ”一直在旁边默默无闻的路人甲终于插上话了。

周梓涵瞪她。 “被人欺负啦”“没有。 ”“就是。 ”路人甲又插话,周梓涵继续瞪她。

“谁啊!”顾冬提高音量,表面上是在问周梓涵,实则是在问路人甲。

“……”“是叶南!”“叶南!”顾冬、季西惊讶。 “翘翘,别胡说。 ”周梓涵不瞪她,换吼她。 “我哪有胡说,他明明欺负你,牵你的手。 ”周梓涵气得直跺脚,看看季西顾冬,两人一脸坏笑;看看路人甲,一脸无辜装可怜,最后只好羞连忙逃离尴尬现场。 “二憨,没关系,我替你收拾叶南。 ”顾冬站在风中向周梓涵的背影招手大喊。 “你真要收拾叶南”季西疑惑。 “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啊!”顾冬摇头,“不过,那小子,有两把刷子。 ”“什么?”顾冬回头,看着季西“比你强。 ”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拉维科维奇《湛蓝的西天》(以色列)

{主关键词}
我好想化作一只和平鸽

{主关键词}
万神王座,万神王座章节列斗争,万神王座涓滴,万神王座无弹窗,万神王座txt全集下载,万神王座全文浏览,君子堂小说浏览网www.jzt2011.com

{主关键词}
毛白杨是好人难做正直有字斟句酌高?

{主关键词}
孟京辉版《临川四梦》换汤亦换药

{主关键词}
进一步规范政府定价经营服务性收费

{主关键词}
《东霓》【价格 目录 书评 正版】

{主关键词}
2017年秋八年级英语上册(新版)冀教版学案: Unit 8 Celebrating Me Lesson 47 I Made It

{主关键词}
听之任之没有你---我刻舟求剑的爸爸

{主关键词}
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 户县农民画家手绘节气农事图二十四节气农民画-西安新闻

{主关键词}
夏天的魅力作文300字-三年级作文

{主关键词}
乐山城乡主妇营养知识及态度调查研究,营养学论文